從“請不來”到“肯用功” 喜德校園裏不止這“三多”

2021-01-11 09:45

  喜德縣拉克鄉中心校四年級的一堂數學課。記者華小峯攝

  一線故事

  “第一次摸底考,語文數學加起才30分。”提到剛轉學時的窘境,翁姑爾古莫不好意思地咧開了嘴。一旁的校長賴小芳補了一句:“那是你之前對讀書沒信心”。

  2018年上半年,在喜德縣久巴鄉讀二年級的翁姑爾古莫心思不在課堂上——畢竟,家裏連買文具的錢都沒有,成績好有什麼用?這年秋天,全家搬到拉克鄉吳哈村後,父親找到新工作,翁姑爾古莫則轉入拉克鄉中心校。她的成績猶如芝麻開花節節高。

  “教育扶貧就是用教育改寫孩子們的命運,最終阻斷貧困的代際傳播。”在喜德縣委宣傳部副部長劉斌看來,教育扶貧成果還要再過幾年,也就是等“翁姑爾古莫們”長大成人,其成果才能全部體現。不過,對當地老師、家長和孩子們來説,改變已看得見、摸得着。

  家長羣活躍多了

  除了問孩子成績,還要老師“開小灶”

  “這位同學最近表現不錯。”2020年12月18日是星期五,下午一放學,鄧天勇就忙着在微信羣裏挨個回覆學生家長提問,直到手機快沒電。

  教育關注度如何,家長羣是最直接的觀測點。作為喜德中學初三(9)班班主任,兩年多前,鄧天勇拉起這個羣。“一開始,羣裏的家長是‘沉默的大多數’。”鄧天勇介紹,如今,家長們變得愈發關注教育。“尤其每逢週末或月考結束,我都要隨身帶着充電寶,一天有上百條信息,都是問自家孩子成績的……”

  “教育扶貧,家長的配合很重要。”喜德縣教育體育和科學技術局相關負責人認為,伴隨着脱貧攻堅推進,家長們腰包鼓了,視野開闊了,有了讓孩子讀書的能力和動力,家長們要老師“開小灶”的邀請越來越多。

  入學率最能説明教育扶貧的成績——5年來,貧困發生率一度高達29.1%的喜德縣,已實現義務教育階段適齡學童全覆蓋。

  校園裏女孩多了

  上學不再靠“請”,女童受教育年限節節攀升

  “把我送到校門口,姐姐就哭了。”回想初到喜德中學報到時的情景,初三(9)班的阿的阿比泛起淚花。多年前,姐姐把喜德中學錄取通知書領回了家,但父親卻沒能湊夠食宿費。

  “過去,由於種種因素,喜德留給女孩的教育機會並不多。”喜德縣委宣傳部幹事爾古木沙坦言,輟學一度是當地女童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問題。

  身處教育一線的教師們感觸更直觀。在鄧天勇的記憶裏,10多年前,喜德中學初三年級女生佔比,往往還不到四分之一。

  女童們命運的轉變,來自脱貧攻堅。從2015年起,“控輟保學”列入扶貧核心內容。也是從這一年開始,賴小芳發現,女孩讀書再也不用去“請”。如今,拉克鄉中心校815名在校生中,女生已達416人。在喜德中學初中部,男女生性別比也接近1:1。

  喜德縣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給出一組數據:“截至目前,全縣建檔立卡貧困户中的學齡女童受教育年限,相較15年前普遍增加5至7年。”

  想考大學的孩子多了

  不只是出去看看,還要改變自己和家庭的命運

  對於更多貧困生而言,讀大學不只是“出去看看”。一項調研顯示,子女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建檔立卡貧困户,其脱貧速度和成效遠高於其他家庭。因此,讀大學,更關乎學生自身和家庭的未來。

  “到成都信息工程大學讀計算機專業,畢業後成為IT技術員。”這是喜德中學高三(3)班學生爾古阿呷的目標。此前的4次月考中,爾古阿呷都穩居年級前五。“IT行業收入高,能夠讓我儘快在城市立足。”爾古阿呷説,希望自己以後能在大城市紮根,“這隻能通過上大學來實現。”

  喜德中學初三(9)班的額布阿嘎則期待通過讀大學改變家庭。“我爸媽身體都不好,不能一輩子打工。”提及夢想,額布阿嘎眼圈紅了,“我們村出過一個大學生,這個哥哥畢業工作後,給家裏修了樓房。我也想讓爸媽生活更好一點。”

  “受多種因素影響,喜德的孩子們考上大學並非易事。但有夢想、肯吃苦、肯用功,結果自然差不到哪去。”喜德中學校長勒革瓦鐵介紹,正是有了這種不怕苦的勁頭,該校近5年的高考成績持續向好。“去年,喜德中學的高考本科達線率創下近年新高。”(記者 範英 寇敏芳 王成棟)

責任編輯:蔣燕
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6968317